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三章:那枪是谁开的

作品:谜雾散尽后|作者:公子无羡|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1-06-11 08:15:31|下载:谜雾散尽后TXT下载
  在往后退时阮沭低声道:“楼下已经放好了逃生垫,时间不多了,在走楼梯已经来不及了,一会儿直接把那些人给我从楼上推下去,先保住命要紧。”

  应笙笙:“你这也太粗暴了!”

  阮沭:“跟这些混账还讲什么斯文。”

  特警队的一众成员一时间百感交集,以前也不是没有和刑侦队合作过,阮沭虽经常不安牌理出牌,但这么出格直接推人跳楼的行为还真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果然是胆子非常大这种命令都敢下。

  赵英杰带着自己的人从房间里退出来后,早就在狙击点埋伏好的吴迪对着他们的方向就开了一枪。

  那一枪打爆了他们身旁的玻璃,就在他们被动静吸引的时候特警队员一股脑的冲了上去,把靠近墙边的那几个都给推了出去。

  虽然有些地方安装了窗户,但围墙并没有搭建完成,当即就看见十几道身影从五楼处飞了出去。

  “你他妈耍阴的。”赵英杰被这一幕直接干懵了,刚出门不久身边的人就被特警推下去了一半,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未免也太快了些。

  阮沭:“跟你这种人还讲什么武德。”

  话应刚落,就见阮沭直接朝他的方向冲了过去,其余人也各自找好了对手,黑衣人那里是特警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悉数按在地上。

  阮沭:“都他妈给老子推下去,让他们感受一下自由落体的感觉。”

  时间转眼只剩一分钟了,赵英杰被打的脸上都是青紫,应笙笙余光瞥了一眼那小子,被打的估计他妈在都认不出来了。

  阮沭绝对是下重手了,窝囊了这么久不出出气着实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又一次被打落在地后,赵英杰突然阴笑的看着他,可下一秒就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他的手掌被子弹打穿了,鲜血不断的外涌,一个小型的遥控器掉在一旁。

  看到那遥控器后阮沭脸立刻就黑了,这孙子又骗他,定时炸弹是可以遥控的。

  阮沭气急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快跳!”

  楼上剩余人员紧跟着跳了出去,虽然楼下有救生气垫,但五楼的高度掉下去也摔的够呛,在他们落下后不过十秒的时间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楼下的救援人员赶忙把他们拖出来带离现场,一声声爆炸紧随其后,大楼在剧烈的震颤中摇摇欲醉,两分钟后直接坍塌了下来。

  好好的一栋大楼转眼间成了一堆的废墟,而那个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因为手掌的剧痛加上跳楼的惊吓直接晕了过去。

  阮沭和应笙笙两人伤的不轻,直接被拉去了医院。

  等两人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阮沭一睁眼就看到了病床尾巴上坐着打游戏的吴迪。

  阮沭伸脚去踢了他一样,“你这有点过分了吧,就这么医院陪护的?”

  吴迪抬头看了他一眼后继续玩游戏,“就你这壮的跟头牛似的体格哪还需要陪护啊。”

  阮沭:“会说人话不会,不会说会学校去让老师多教两年。”

  一枪将对方爆头后游戏界面显示吃鸡,吴迪将手机收了起来,“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穷交不起学费,不好意思占用国家的教育资源,就这么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阮沭倒吸一口气,这小子的嘴欠真是跟谁学的。

  “你小舅那么慈眉善目的一个人,怎么就带出了你这么个外甥。”阮沭极为嫌弃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吴迪差点一口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你说嘛玩意?我小舅慈眉善目?你怕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这四个字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阮沭:“呵呵,起码比你强。”

  吴迪:“你做个人好吗?虽然我经常不做人,但你是真的狗。”

  阮沭:“一边完犊子,对了,爆炸前的那一枪不是你开的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没有丝毫的疑问,他可以确定打穿赵英杰手掌的那颗子弹不是吴迪打出来的,他的枪法好,角度却不对。

  甚至他所在的狙击点位根本就看不到赵英杰的动作,所以那一枪绝对不是他打的。

  吴迪:“不是。”

  他也没有做任何的隐瞒,直接就承认了。

  “谁打的?”赵英杰的手藏的隐蔽,就连那么近距离的他都没有发现,那个打枪的人却发现了,该是有多么的恐怖。

  吴迪:“那个被你留在局里的人。”

  听到这个答案后阮沭直接就愣了,“那个子弹是从哪里打过来的?”

  吴迪:“一千八百米外的高位射击点,辰光大厦。”

  阮沭:“一千八百米?”

  吴迪轻笑,“原来你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他什么都跟你说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阮沭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的枪法是他教的,一千八百米不是他最高的射击记录,我记得上一次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打了一枪距离是两千四百米的,一枪爆头击杀绑匪。”吴迪漫不经心的说道。

  阮沭愣了好一会儿,“靠,你们总队就这样占了两个顶尖狙击手?”

  吴迪:“……”高看了,还以为这厮能说出什么夸奖他们的话,还是草率了。

  “你小舅呢?”阮沭问道。

  “哦,估计是怕你说他乱跑,所以好好待局里了,这会儿估计在审讯室旁听。”吴迪说道。

  另一边的病房里,予思安在听到消息后就立刻来了医院,一向都是笑脸对人的小教授突然面无表情了,看的那叫一个让人心惊胆战。

  果然是不怕暴脾气的人发火就怕好脾气的笑脸人冷脸,应笙笙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在生气吗?”

  予思安看了她一眼:“是,我在生气你没有保护好自己。”

  “我……”应笙笙刚要开口解释就被他打断。

  予思安:“但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我只是心疼,以后保护好自己好吗,别让我担心。”

  应笙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予思安,以前的他好像是无所不能的,可在面对自己受伤的时候他会表现的那么无措。